新能源汽車

純電、插混、氫能之后,甲醇汽車或成為車市的另一種選擇

轉載 :  zaoche168.com   2019年10月31日

        10月11日,隨著“2019國際甲醇汽車及甲醇燃料應用大會”在重慶舉辦,對于環保清潔燃料汽車的發展再次引發公眾討論,但此次卻不是純電、插混或氫能源車,而是被許多人所忽略的甲醇汽車。

 


01
吉利已在甲醇汽車領域深耕了15年


        在這次“大會”上,最大的贏家也許要算吉利了。現場,吉利帶來的遠程M100甲醇重卡以前沿的甲醇技術成為整場展會的焦點,讓大家看到了甲醇汽車的魅力,也見識到吉利汽車的深厚“家底”。
        其實,我國早在多年前就對清潔燃料汽車發展進行了布局,其中就包括甲醇汽車。而在這個領域,以吉利汽車為代表。吉利早在15年前就開啟了甲醇整車技術的研發,先后攻關了發動機技術、排放技術、材料適應性、燃料適應性、電噴集成控制技術等多個技術難點。截止2019年8月,已累計向市場投入了甲醇商用車和乘用車近20000輛,如吉利帝豪GL甲醇汽車。

 


        除了傳統車企,也有部分造車新勢力躍躍欲試。就在10月中旬,在“2019中國石油天然氣及石化技術裝備博覽會”上,愛馳汽車與新疆克拉瑪依市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,合作內容除了電動新能源產品外,雙方還就甲醇項目進行討論,共同推進甲醇氫燃料電池動力系統研發制造項目落地,項目總金額或將達12億元。

 


        其實,參與甲醇汽車項目的遠不止這兩家。據不完全統計,目前共有9家甲醇汽車生產企業,并已有32款甲醇汽車產品公告發布,包括甲醇轎車、甲醇/柴油二元燃料重型商用車、微型車、城市客車等系列車型,而驅動模式則分為甲醇混合動力汽車、甲醇增程式電動汽車、甲醇燃料電池汽車等方式。


02
甲醇汽車優勢多


        既然甲醇汽車表現得如此具有潛力,那它到底有什么魅力受到這么多車企青睞呢?
        首先,從我國能源結構看——缺油少氣相對富煤,甲醇汽車有利于發揮我國的煤炭資源優勢。我國煤炭資源豐富,但也有不少煤炭資源屬于劣質煤炭,不能作為燃料也不能發電,但卻是很好的生產甲醇的原料;
        其次,生產甲醇的原料來源多樣化,除了煤炭外,焦爐氣、天然氣、生物質能,甚至二氧化碳等大多數含有碳氫的物質都可作為甲醇生產原料;

 


第三,甲醇在我國工業化運用較多,生產技術成熟,且量大。有數據顯示,2016年,我國擁有全球60%以上的甲醇產能與55%的產量;2010年,產量為1597萬噸;到2018年,產量則高達4713萬噸。
        第四,甲醇屬于單碳燃料,燃燒過程只需引入少量空氣,因此形成的污染物中氮氧化物就少,且一般不會聚合成顆粒物,是國際上公認的“清潔燃料”,因此更容易實現“國六”排放標準;
        第五,作為燃料,甲醇具有低碳、氧含量高、辛烷值高、汽化潛熱高等特性,有利于充分燃燒,能量利用率就高,可有效提升發動機功率;
        第六,在常溫常壓下為液態,便于儲存、運輸以及加注。且甲醇溶于水,便于在失火狀態下撲滅;

 


        第七,提升車市甲醇汽車保有量比例,可降低對石油進口的依賴,保障國家能源安全。有數據統計,2018年中國的石油、天然氣對外依存度分別達到70%、44.1%,均以超過國際能源安全警戒線。而我國煤炭能源占總能源的65%以上,大部分是以直接燃燒的方式消耗掉,給我國帶來嚴峻生態形勢,而甲醇汽車卻可以讓這一情況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;
        第八,甲醇價格相對汽油、燃油、電、氫便宜。以10月29日的甲醇全國均價為例,價格為約1.67元/升,遠遠低于汽油、柴油、氫氣等能源成本。而從每公里使用成本看,汽油綜合成本約為0.7元,而甲醇則約為0.4元,僅為汽油使用成本的約60%。

 


        綜合起來看,甲醇汽車似乎全是優點,那為何至今未大力推廣呢?其實并非如此。其弊端主要在于:
        首先,由于我國幅員遼闊,能源分布不均,運輸、基礎設施建設等成本較大;
        其次,由于甲醇汽車保有量較小,致使企業、資金不愿投向此領域,造成目前甲醇汽車產業鏈還不夠完善;
        第三,甲醇燃燒的熱值相對較低。理論上講,同體積的汽柴油燃燒所產生的能量大于甲醇,這也就意味甲醇汽車需要負載更大的油箱,增加了車身整體重量,影響到動力的提升;
        第四,公眾對甲醇汽車了解太少,公眾輿論引導不夠。


03
甲醇汽車的風口真的來了?


        其實,此次“2019國際甲醇汽車及甲醇燃料應用大會”的目的除了探討甲醇汽車的現狀與未來,并推動其發展外,還有一個重要作用——落實工業和信息化部等八部委于2019年3月聯合發布的《關于在部分地區開展甲醇汽車應用的指導意見》(后稱《意見》)中提出的目標要求。
        在這份《意見》中針對甲醇汽車明確提出,要“立足資源稟賦,宜醇則醇,促進能源多元化。做好甲醇汽車應用與煤炭等傳統工業轉型升級的統籌協調,培育新動能”“堅持因地制宜、積極穩妥、安全可控,在具備應用條件的地區發展甲醇汽車”。而且還要求各省加快甲醇汽車制造體系建設,鼓勵汽車及相關零部件生產企業在現有制造體系基礎上,針對甲醇汽車特性,通過技術改造完善甲醇汽車制造、燃料生產、加注體系、標準制定等體系建設,提升甲醇汽車制造技術水平和推廣力度,滿足市場需求。同時,在應用方面,指出重點在山西、陜西、貴州、甘肅等具備天然資源優勢和甲醇汽車運行經驗的地區,推廣甲醇汽車的使用。

 


        其實,在《意見》之前,已有多份文件提及“甲醇汽車”:
        2004年,國家發改委發布《汽車產業發展政策》,其中已明確支持鼓勵汽車生產企業生產醇燃料等新興燃料汽車;
        2009年,工信部啟動了甲醇汽車相關研究工作,重點開展了高比例甲醇燃料替代汽油、柴油研究,組織專題研究組對甲醇汽車所涉及的能源、環保、安全、技術、經濟等問題進行了綜合探討,并對甲醇燃料與汽油、柴油、乙醇汽油的排放檢測進行對比實驗,開展了甲醇汽車安全性評價,提出了甲醇汽車產品技術要求;
        2012年,工信部聯合有關部門在上海、西安、貴陽等5省市10個城市進行了甲醇汽車試點工作。數據顯示,10個城市共投放了甲醇汽車1024輛。而與之對應的,2013年,吉利試點車輛分別在試點地區投放了908輛,約占投放總數的90%。可以說,在甲醇汽車方面的嘗試,吉利是比較超前的。

 


        2018年,甲醇汽車試點工作全面結束,同時這也就意味著甲醇汽車推廣應用工作即將全面推開。
        而最近,10月11日,工信部發布的《關于修改<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與新能源汽車積分并行管理辦法>的決定(征求意見稿)》的意見征求階段正式結束。其中明確提出將第四條第三款修改為:“本辦法所稱傳統能源乘用車,是指除新能源乘用車以外的,能夠燃用汽油、柴油、氣體燃料或者醇醚燃料等的乘用車(含非插電式混合動力乘用車)。”這意味著,甲醇汽車將正式被納入“雙積分”考核范疇之中。進一步坐實了“國家積極推動發展甲醇汽車”的決心。

 


        此外,相關部門還制定發布了《甲醇汽車產品技術要求》《車用甲醇燃料加注站建設規范》《車用甲醇燃料作業安全規范》等技術規范,為實現甲醇汽車的普及打下基礎。
        這么看來,甲醇汽車的風口似乎已經來了。
        編者按:《關于在部分地區開展甲醇汽車應用的指意見》發布后,浙江、山東、河南、安徽、四川樂山等省市都表現出了對甲醇汽車的興趣,有望成為下一批推廣城市。可是對于甲醇汽車這樣一個需要多方協作、打通關口的“新生事物”,“散點分化”的方式似乎并非最好的選擇!

標簽:甲醇汽車 我要反饋 
施耐德
專題報道
歐洲工業之旅
歐洲工業之旅

每年的漢諾威,汽車都是關鍵話題之一。 今年,輕量化、新能源被精準的提煉出來。 2019年,造車網帶你開啟漢諾威工業之

2019年賀歲版
2019年賀歲版

2018年已經過去,整體來看,汽車行業正朝著電動化、智能化、網聯化方向堅毅挺進,新品、收購、合作等動作不斷。2019年汽

11选5拖胆对照表